头条诗人

卞之琳诗选(4)

时间:2022-05-03   作者:王鹏提交   阅读:23866  
内容摘要:墙头草五点钟贴一角夕阳六点钟挂半轮灯光想有人把所有的日子就过在做做梦,看看墙墙头草长了又黄了水成岩水边人想在岩石上刻一点字迹:大孩子见小孩子可爱,问母亲“我从前也是这样吗?”母亲想起了自己发黄的照片堆在尘封的就桌子抽屉里,想起了一架的瑰艳藏在窗前干瘪的扁豆荚里,叹一声“悲哀的种子......

墙头草

 五点钟贴一角夕阳
 六点钟挂半轮灯光
 想有人把所有的日子
 就过在做做梦,看看墙
 墙头草长了又黄了 


 水成岩

 水边人想在岩石上刻一点字迹:
 大孩子见小孩子可爱,
 问母亲“我从前也是这样吗?”
 母亲想起了自己发黄的照片
 堆在尘封的就桌子抽屉里,
 想起了一架的瑰艳
 藏在窗前干瘪的扁豆荚里,
 叹一声“悲哀的种子!”——
 “水哉,水哉!”沉思人忽叹
 古代人的感情像流水
 积下了层叠的悲哀。 


 

 小时候我总爱看夏日的晴空,
 把它当作是一幅自然的地点:
 蓝的一片是大洋,白云一朵朵
 大的是洲,小的是岛屿在海中;
 大陆上颜色深的是山岭山丛,
 许多孔隙裂缝是冷落的江湖,
 还有港湾像是望风帆的归途,
 等它们报告发现新土的成功。

 如今,正像是老话的苍海桑田,
 满怀的花草换得了一把荒烟,
 就是此刻我也得像一只迷羊
 辗转在灰沙里,幸亏还有蔚蓝,
 还有仿佛的云峰浮在缥渺间,
 倒可以抬头望望这一个仙乡。 


 傍晚

 倚着西山的夕阳,
 和呆立着的庙墙
 对望着:想要说什么呢?
 怎又不说呢?

 驮着老汉的瘦驴
 匆忙的赶回家去,
 忒忒的,足蹄敲道道儿──
 枯涩的调儿!

 半空里哇的一声
 一只乌鸦从树顶
 飞起来,可是没有话了,
 依旧息下了。 


 大车

 拖着一大车夕阳的黄金,
 骡子摇摆着踉跄的脚步,
 穿过无数的疏落的荒林,
 无声的扬起一大阵黄土,
 叫坐在远处的闲人梦想
 古代传下来的神话里的英雄
 腾云驾雾去不可知的远方──
 古木间涌出了浩叹的长风! 


 水分

 蕴藏了最多水分的,海绵,
 容过我童年最大的崇拜,
 好奇心浴在你每个隙间,
 我记得我有握水的喜爱。

 忽然我关怀出门的旅人:
 水瓶!让骆驼再多喝几口!
 愿你们海绵一样的雨云
 来几朵,跟在他们的尘后!

 云在天上,熟果子在树上!
 仰头想吃的,凉雨先滴他!
 谁敢挤一滴柠檬,然后尝
 我这杯甜而无味的红茶?

 我敬你一杯,酒吧?也许是。
 昨晚我做了浇水的好梦:
 不要说水分是柔的,花枝,
 抬起了,抬起了,你的愁容! 


 古镇的梦

 小镇上有两种声音
 一样的寂寥:
 白天是算命锣,
 夜里是梆子。

 敲不破别人的梦,
 做着梦似的
 瞎子在街上走,
 一步又一步。
 他知道哪一块石头低,
 哪一块石头高,
 哪一家姑娘有多大年纪。

 敲沉了别人的梦,
 做着梦似的
 更夫在街上走,
 一步又一步。
 他知道哪一块石头低,
 哪一块石头高,
 哪一家门户关得最严密。

 「三更了,你听哪,
 毛儿的爸爸,
 这小子吵得人睡不成觉,
 老在梦里哭,
 明天替他算算命吧?」

 是深夜,
 又是清冷的下午:
 敲梆的过桥,
 敲锣的又过桥,
 不断的是桥下流水的声音。


 道旁

 家驮在身上像一只蜗牛,
 弓了背,弓了手杖,弓了腿,
 倦行人挨近来问树下人
 (闲看流水里流云的):
 "请教北安村打哪儿走?"

 骄傲于被问路于自己,
 异乡人懂得水里的微笑,
 又后悔不曾开倦行人的话匣
 像家里的小弟弟检查
 远方归来的哥哥的行箧。 


上一篇:李广田诗选
下一篇:卞之琳诗选(3)
相关评论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友原创或其他网络媒体资料,仅作为学习交流之用不做任何商业用途;如经推荐为杂志或民刊用稿,站长QQ信箱:1003578210@qq.com我们会第一时间联系作者本人,给予相应的报酬。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复制。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您联系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