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专栏

第一次盗墓

时间:2023-10-11   作者:安徽王化民   阅读:2277  
内容摘要: 第一集 人间凡事,都有定数,守恒定一,万物可复,大道至简,周而复始,冥冥之中,上天注定,圣人难改,只求自然,返璞归真,天道正法。 只所谓,盗亦有道,盗者人心,世人皆是盗,世界本非人类所独自拥有,所以,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进行盗窃的,只是每个盗窃的动机和方向不同罢了。......

第一集

人间凡事,都有定数,守恒定一,万物可复,大道至简,周而复始,冥冥之中,上天注定,圣人难改,只求自然,返璞归真,天道正法。

只所谓,盗亦有道,盗者人心,世人皆是盗,世界本非人类所独自拥有,所以,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进行盗窃的,只是每个盗窃的动机和方向不同罢了。大到国家之盗,小到个人贪图之盗,无不每时每刻都在做着苟且偷生之盗窃之事。

无论白天黑夜,人,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对这个世界进行无休无止的盗窃。不分贵贱,人人平等。诸事不遂愿,世间有道贼。诸事若遂愿,世界无贪婪。

话说,八月的天气,也是不尽人意,狂风暴雨,肆虐不止。风带着雨,使劲的拍打着窗户上面的玻璃,大有破窗而入之势。

王化民在电脑上看着有关一则考古专家,又挖出来一个很庞大的晋朝古墓群,现场直播的,工作人员很多,考古专家在古墓群里小心翼翼,又不紧不慢的清理着大量的陪葬品。时不时的,画面暴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来。

王化民看了一时,转头看了看窗外的狂风暴雨,想了想,突然间突发奇想,如果去盗秦始皇陵多好,哪里的宝藏可是数不胜数,不计其数呀。

王化民便立刻在网页上搜索到陕西秦始皇陵所在位置,高大的封冢在巍巍峰峦环抱之中与骊山浑然一体,景色优美,环境独秀。陵墓规模宏大,气势雄伟。陵园总面积为5625平方公里(相当于78个故宫的大小)。陵上封土原高约115米,现仍高达76米,陵园内有内外两重城垣,内城周长3840米,外城周长6210米。内外城廓有高约8—10米的城墙。内城里面修建了堂皇的地下宫殿,顶上有用明珠做的日月星辰,地下布置了用水银做的江河湖海。今尚残留下的遗址,墓葬区在南,寝殿和便殿建筑群在北。1974129日,在秦始皇陵坟丘东侧1.5公里处,当地农民打井无意中挖出一个陶制武士头。后经国家有关组织的挖掘,终于发现了使全世界都为之震惊的秦始皇陵兵马俑。现代考古证明,秦始皇陵地宫完整的保存在封土堆下,几千年来未被盗掘。

王化民了解了这一切,心想,盗墓需要洛阳铲,这种特有的盗墓工具,于是,他又在网站上搜索到,有卖的洛阳铲的厂家电话,便欣然自得的打了过去,电话在几声嘀后,便接通了后问道:

“喂!你好,请问你这里有洛阳铲出售吗?”

对方十分爽快的回答道:

“有,有,我们是专业做洛阳铲的厂家,请问你买洛阳铲留干什么用呢?”

王化民笑着说:

“我买洛阳铲当然留盗墓用了,难道留挖地道用。”

对方哈哈大笑着说:

“兄弟,你牛,现在盗墓这碗不好吃了,国家看的也十分的严,墓葬群也很难发现了,再则说,吃这碗饭的话你有师傅吗?”

王化民轻然一笑说:

“我只是在为前期作好准备,你哪个洛阳铲多少钱?”

对方回答着说:

“兄弟,想必你是另外发现一个很有价值的古墓了,请问一下,你准备盗谁的陵墓?”

王化民笑着说:

“天下第一陵墓,秦始皇陵。啰嗦什么?给你我个地址,货到付款。”

对方又哈哈大笑着说:

“嗯,好,还是你牛,敢打秦始皇陵墓主意,可以货到付款,我支持你,等一下再给你寄一本盗墓指南,留你参考,祝你成功。”

王化民说着,便挂了电话,把地址发了过去。然后,又开始在网站上,搜索一些有关盗墓的事迹,网站上,立即跳出好多有关于,盗墓时候所发生的一系列,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灵异事件出来。件件都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他认认真真的,仔细看着一件件关于盗墓者,在盗墓时期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感觉,这盗墓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拿过纸笔,开始精心策划盗,挖秦始皇陵的行程和安排事宜起来。他刚写好盗墓计划四个字,外面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响彻天地,一道万劫不复的闪电,瞬间无情无义的划破黑濛濛的天空。面前的电脑屏幕一暗,满屋子里一片漆黑,居然停电了。

王化民不仅打了个寒颤,头皮一麻,浑身一抖。忙自言自语的说:

“我的孩滴,吓我一跳,看样,还真不能有胡思乱想的邪念,挖坟掘墓,天地真的有灵。”

他连忙站起来,打开手机里面,自带的手电筒功能,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然后,往屋里四下照了照,又照了照自己供在神柜里面的关老爷,在黑暗中,关老爷的脸都被气得通红。忙走了过去,打一边纸盒子里面,拿出六个香油心灯。然后,用打火机点上,分上中下,三个神位前面,每处放上两个香油心灯。然后,又打香盒里取出六支香来,在最下面的心灯上把香点着,一缕清雅的檀香,缭绕升起,给整个房间,增添了另一种有神秘的,生活的趣味。

王化民便站了起来,看着被心灯光映亮的,大义凛然的关帝圣君,毕恭毕敬的拜了三拜,双手将香放置额头前,轻轻的说:

“感谢关老爷,关老爷在上,请你老人家保佑我四面八方,到处来财,出门贵人相助,心想事成,大吉大利,大发横财。这一次盗墓,能,顺顺利利的马到成功。感恩!感恩!”

王化民心地虔诚的说完,心里面便踏实了许多,忙将三香,插在关帝圣君面前的香炉里面,又蹲下身子,将剩下的三支香,插在土地牌位前面的香炉里,双手合十着说:

“愿地藏天下宝,五方五土龙神,前后地主财神,主纳世间财,诸位神灵,多多帮忙,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让我如愿以偿,事半功倍,大发特发。感恩,感恩。拜托,拜托。”

他说完,又拜了三拜,心满意足的拿起手机,刚走到桌前,听到窗户啪啪的震响,忙抬头往窗外望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窗外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在响彻云霄的雷声之中,和划破天地的闪电里,双手用力的拍着窗户。吓得他,忙又给关帝圣君拜了三拜说:

“关老爷保佑,关老爷保佑。”

他随后用眼偷偷的瞄了一眼窗外,那披头散发的女鬼还没有走,还使劲的拍着窗外。好像在对他喊话,他便提心吊胆的走到窗前,雷声隐去,风雨声小,他听到女鬼叫着:

“王化民,你在屋子里面干什么,还不赶快给我出来开门,我浑身都淋湿透了。”

王化民一听,再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老婆回来了,他连忙折身打开房门,拿着伞,到门口将院门打开,见妻子从墙角急急忙忙的走来,忙走上前两步,用伞遮挡着狂风骤雨说:

“你怎么现在回来了,下这么大的雨。你不知道在路边的商店门口躲一躲?看把你淋成了什么样子,不担心会感冒。”

王化民妻子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语气生生地责问他说:

“你这么久在屋里黑灯瞎火的干什么来着,我拍了这么久的窗户。你都没有听到吗?”

王化民随手关上院门,小心翼翼地将妻子扶着进屋里说:

“看把你淋的,赶快去卫生间冲个热水澡,免得着凉感冒了。”

妻子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没有好气的说:

“等一下我要是真的感冒了,我绝对饶不了你,喊你半天,你在屋里装聋作哑的不出来看一看,这,这都停电了,你让我怎么用热水器洗澡啊!”

王化民一边忙说:

“你先进去用干毛巾擦一擦,我这就给你烧热水去。”

他说着,连忙走到厨房里面,兑上半锅水,打开煤气灶,给妻子烧洗澡水。结果水烧到一半,煤气灶火就兀兀几声,然后就偃旗息鼓的灭了。

王化民用手摇了摇煤气罐,煤气罐轻轻的,才知道里面没有煤气了。便打开锅盖,用手试了试水温,水温刚刚断凉,不仅摇着头叹息道: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又遇顶头风。”

他说完,回头冲卫生间里面的妻子说:

“老婆,没有煤气了,水温刚刚断凉,要不你将就着擦一擦身子算了?”

他妻子在卫生间说:

“你不会看看茶瓶里面有没有开水,兑在一起充一充。”

王化民便又到客厅,拿起桌子上的暖水瓶摇了摇,不由自主的摇着头说:

“唉!真的是没有一点办法了,天不遂人愿,茶瓶里面也没有茶了,你就将就一下吧。”

他一边说着,将妻子放到卫生间门口的盆拿到厨房,将锅里面的温水倒在里面,放到卫生间门口说:

“水给你放在这里了,你擦快点。别着凉了。”

他妻子在里面说:

“你把我的睡衣拿来挂在门口。”

王化民又到卧室,将妻子的睡衣拿着放到门口,便趴在窗前,往外看着肆无忌惮的暴风骤雨,不禁摇着头苦笑着说:

“唉!这也许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尽人事,听天命吧!希望我这一次盗墓,秦始皇不要怪我,让我顺顺利利吧!”

这时,外面的雷声闪电,一阵紧接着一阵的,更加肆意妄为起来。

王化民便又坐到桌子前,目光看着供养佛龛上面亮着的,香油心灯和烟雾缭绕的升腾的香烟,心里莫名其妙的升腾起,一种敬畏的生命来,他想,人之所以要敬畏天地,敬畏神鬼,这不是迷信,这是一个人对生活与生命的价值体验。也是一种人性的回归体验。

人,一但在心中和思想上产生对天地之敬畏,对神鬼之敬畏,这个人,就不会干坏事,或者是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出来,那么这个人的一生,一定是平平安安的,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更没有坎坎坷坷的人生,和生活轨迹上让他去承受,因为天地最凭良心。天地它本身就不是空虚的,它们是真真正正的存在的,神鬼也是确确实实与生俱来的,人有这一颗敬畏天地与神鬼之心,他行走与坐卧都是战战兢兢和如履薄冰的,唯恐自己一时半会,在一念之间触犯天地之中,使神鬼发怒,而遭天谴和神鬼的惩罚。

俗话说: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不中用。这话说的一点假,我们生之为人,每时每刻都在天地良心之中行走,无论人身处光明之中,或身在黑暗之里,其实都是在天地良心之间生活,无论你在哪,你信或不信,天地良心都在,又只所以有神鬼,这是赋予一个人,生活与生命最安全的一种保障,神为光明,即神是一种高尚的思想品德,与人类文明的象征。鬼为阴凉,即鬼是做人的最低的底线,不可逾越,这也是人类文明的最后一道鸿沟,它深不可测,无边无垠。

人类文明的最底的底线,一旦被人类自己跨越后,这个它将万劫不复,没有撤退可言。古今中外,多少能人异士,自认为我独尊者,不敬畏天地良心,不惧怕神鬼于心,干着为所欲为的事情,认为人定胜天,我命由己不由天,大行其道,倒行逆施,违背天地良心,不惧怕神鬼存在,一意孤行,做尽天地不容,神怒鬼怨之事,到最后没有一个人,能逃过天地之间最后一劫的,更逃不了神怒鬼怨的惩罚的,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会横遭天谴,再遇雷霆之怒,看是平常无奇,其实他所做的事,不在大厅广众之中的,都是自认为天地不见,神鬼不知,其实,这一切都逃不掉天地良心之眼,神鬼之巨目,常言道: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就是这个做人,为人之至简之道理。

王化民妻子,打卫生间冲完凉,穿着衣服出来,一边用毛巾,擦着散发香气的秀发说:

“老公,你在哪里发什么呆呀!又想到了哪个美女了,这么入神。”

王化民下意一下,方回过神来,看着爱人,呵呵一笑着说:

“有你这尊菩萨美女在此,我还敢想哪些狐狸精啊!我是不是不想好好的生活了。”

王化民妻子开心的坐了下来说:

“哪你坐在这里发什么呆,害得我叫了半天,你才回过神来?若是不想女孩子,怎么能会如此的全神贯注的发呆。”

王化民挠挠头,嘿嘿一笑说:

“我在想一件美事呢?老婆,我刚才烧香请愿,愿我心想事成,如愿以偿。再说,刚才外面狂风骤雨的,一个响雷,一道闪电的,天又那么暗,又赶巧停电了,我以为你,下这么大的雨不会回来的,即使回来也是等雨停了再回来的,谁知道你冒这么大的雨回来了,真有你的好,不知道就地躲在商店里面,等雨停了再回来。冒着这么大的雨往家里跑,雨不淋你才怪呢?不感冒都是老天爷再对你的怜香惜玉了。”

王化民妻子眨着眼睛,笑迷迷的说:

“不用多说,一看就知道你心里有鬼,告诉我,又再做什么白日梦了?我是因为厂里面,突然间,就无缘无故的停电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电,厂里面的人都回来了,我才回来的,没想到,走到半路就遇到这突如其来的恶风暴雨,没来得及躲,我就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跑了。这不没有到家就被淋湿透了,可是到了门口,忘记了大门钥匙,忘记在车间工作台上面了,在外面拍了半天门,喊了你半天,也没有见你出来,我还因为你没有在屋子里面呢?谁知道你装聋听不见在屋子里面。不得不趴在窗口拍玻璃了。”

王化民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又摸了摸妻子的额头,笑着说:

“体温正常,虽然说现在天气还是很热,但现在毕竟是秋天了,凡事还是小心翼翼的好。”

夫妻二人正说着话,电棒嗡嗡作响,闪了闪,来电了。

王化民笑着说:

“你现在在用热水器洗个热水澡,我来烧些开水留喝。”

他说着站起来,走到厨房用电水壶灌着自来水,烧起水来。

王化民妻子将电脑打开说:

“不洗了,等一下喝点开水就行了,我这头发刚擦好。等一下洗澡又给弄湿了。”

她说着,把擦头发的毛巾递给走过来的王化民说:

“给你,把毛巾和我刚才穿的湿衣服泡一下,等一下不下雨了,再把它洗出来凉一下。”

王化民接过毛巾,拿到卫生间的衣服盆里,又自己洗了把脸,出来拿着暖水瓶,站在烧开水的壶前面,听着壶里水在里面唱着滚烫的歌儿,开心的吹起囗哨来。

王化民将开水倒进暖水瓶里,又倒了一杯放到妻子手边说:

“茶好了,你趁热慢慢的吸溜着喝几口,暧暧身子,别烫着了,又再看《红楼梦》?”

他妻子一边打开电视剧网页,一边用手点着桌子上面,热气腾腾白开水说:

“你去用碗给我开水凉一凉,这可是刚烧开的开水,这么热,怎么吸溜进口。”

王化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将茶杯端过去,拿了个碗,一边凉着开水,一边说:

“你看到多少回了,陈晓旭死了没有?”

王化民妻子一边看电视剧,一边说:

“还早,现在才看到陈晓旭葬花这一回。”

王化民一会将开水,来回用两个杯子和碗折腾几下,用嘴喝了一口,觉得不怎么烫了,便将碗放回去,然后,把茶杯又放到妻子手边说:

“给你,趁热喝下去,热热五脏六腑,一口热气茶。”

王化民妻子端起茶杯,吹了吹,一口气喝光杯子里面的茶说:

“再给我倒一杯放在哪里冷着。等一下再多喝几口。”

王化民接过茶杯,又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放到饭桌上。

王化民妻子看了看丈夫一眼说:

“说吧!你刚才在想什么好事。别给我打马虎眼子。”

王化民笑着,用笔在一张打印纸上画了个圆圈,然后,在里面四下又画了圆圈,中间画了个长方形说:

“老婆,考你一个识图迷语题目,你猜我这纸上画的是什么东西?”

他妻子瞄了一眼,噗嗤一乐说:

“让你说说自己刚才想的什么美事,你画一个大乌龟干嘛。噢!你是不是想吃乌龟肉了?”

王化民无可奈何的摇着头说:

“唉!没有一点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默契,什么我就画的乌龟呀,还是王八呢?乱七八糟的,这哪点像乌龟?”

他妻子用手点点纸上面的画说:

“这,这,怎么不像乌龟了,噢!就是没有画乌龟头。你说是什么?”

王化民用笔左右连接着说:

“这是什么?这是秦始皇陵墓,我这四边画的是陪葬坑,这个中间长方形的代表着是秦始皇陵。说你什么好呢?整天就知道吃。你哪一眼能看出来是只乌龟的。”

他妻子笑着说:

“我怎么知道你画的是秦始皇陵墓,你没有事画秦始皇陵墓干什么?难不成你想去挖秦始皇陵墓?盗墓可是要犯法的。”

王化民听了,头皮一发麻,忙噤若寒蝉的摸了一下头说:

“老婆,你怎么什么事都知道?我刚有这个想法?你就心知肚明了。”

他妻子笑着说:

“你想干什么事情还能瞒得着我,你一撅屁股就知道你拉什么屎,你没有事瞎琢磨秦始皇陵墓干什么?人家秦始皇陵在哪里几千年了,又没有招你,又没有惹你的,没有事你琢磨他干什么?你想发财是不是想疯了。什么人的主意都敢打。”

王化民嘿嘿地笑着说:

“你看你把我讲得一文不值的,我是喜欢金钱和美女,但是常言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秦始皇陵墓里面的东西都是国家的,谁也不能私自拿走,私吞了是犯法的,犯法的事我是不会干的。做人的底线我还是有的。”

他妻子笑着说:

“你知道是犯法的事,你没有事还瞎琢磨秦始皇陵墓干什么?吃饱了撑的没有事做?盗墓不但犯法?盗墓抓着也会判刑的,再则说了,秦始皇陵墓都有国家部队把守的,国家都不敢去动秦始皇陵,你一个小学没毕业的农民,想打秦始皇陵墓的主意,真是痴人说梦。”

王化民摇着头说:

“你呀!真正是妇人之见,头发长,见识短,你也太小瞧你老公了,我难道不知道没有国家的允许,盗墓不会犯法的!我当然知道了,我也不敢知法犯法,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不跟你讲了,给你讲也是讲不明白,你看你的《红楼梦》,我去研究我的盗墓计划去。”

王化民说着,拿着纸笔,到卧室里面,趴在床上认真的研究起来,如何去盗秦始皇陵墓的计划书来。


第一次盗墓 图1

上一篇:爱之语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本站文章均来自网友原创或其他网络媒体资料,仅作为学习交流之用不做任何商业用途;如经推荐为杂志或民刊用稿,站长QQ信箱:1003578210@qq.com我们会第一时间联系作者本人,给予相应的报酬。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复制。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您联系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谢谢